Mr.周泽楷's Mrs.

我爱叶修!
周叶偏食

叶神生日快乐!!!

如此有幸,遇见最好的你!

为你过的第三个生日,我相信还会为你过好多好多个~

虽然我厨力几乎为零_(:3」∠❀)_但是我会做好一个尽职的小粉丝儿贡献赞美贡献热度!

叶神生日快乐!!!!!嗷嗷嗷满溢的喜欢我表达不出QwQ
比好多好多哈特(。・ω・。)ノ♡

叶神生日快乐

叶神生日快乐!!!!my叶永远都是战无不胜!!!男神帅的飞起!!!

会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喜欢你!

敦敦的腰!腰!腰!

我瞬间就污了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

太宰可爱die✧٩(ˊωˋ*)و✧

爷爷今天回来了~


都不好意思说我把刀弄断了 ((유∀유|||))


因你荣耀

一个梦想,能支撑多久?

“十年。”

又是这个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的时间。

十年,足以成就一个人,改变一个人,毁灭一个人。


每个少年,都会有一个离家出走,自己闯荡的愿想。

那年你青春年少,用背包装载着满溢而出的梦想,带着一生最美好的年华,将自己托付给这个世界。

食不果腹,衣食无着,有时甚至露宿街头。你在最困苦的时候遇见了他们,志同道合的朋友,今后一起战斗的伙伴,不,应该是,亲人。

两个少年风华正茂,前途无量。


命运的镰刀总会在某个明媚的午后,收刮去人们所重视的东西,用天真的微笑说着残忍的话语。

满眼的鲜血,夕阳下只剩下一个倾斜的背影。

哪怕背负着多少沉重,你仍要迈开脚步。

这条路上不允许驻足停留,载着两个人的梦想,向前。


从一间小小的网吧,到嘉世的王朝。你到底倾注了多少,无法估量。

一杆却邪横扫千军,一击龙牙挑破天际。

一叶之秋,斗神之名。



你缔造了这个王朝,却被此覆没。成就和荣誉竟比不上商业化驱使的利益?

“不过是重头再来罢了。”

两个人的梦想,怎么会因此终止。

不必在意这些浮于表面的色彩,再多的流言蜚语,也不过是一笑了之。所谓流言,总会不攻自破。



“休息一年,然后回来。”

又重新回到小小的网吧,一群与众不同的新人,几个信念依旧的伙伴,又是一个崭新的未来,兴欣。

重新开始,在新区崛起。不再是一身流纹暗涌的战斗法师。手执千机伞柄,重临荣耀之境。

君莫笑,莫笑君。敢放下壮志豪言——兴欣,冠军。



一路披荆斩棘,日复一日,枯燥乏味的训练。

终于,在一片震惊与赞叹中,夺取桂冠,怀抱奖杯。

说要拿冠军,就会拿冠军。这就是你啊,谈笑间都是坚定和信心。

拥有梦想,所向披靡。

你,生为荣耀。




“荣耀,再玩十年都不会腻。”

喜欢你的话语,喜欢你的笑颜。不是嘲讽,是心无旁鹜,义无反顾的信念。

你,用你的年华,为我们谱写了一曲气势磅礴乐章,关于梦想,信念,生命。

你是巅峰屹立的王者,是循循善诱的前辈,又是那个一直为梦想不懈努力的少年。

荣耀,是你的荣耀;你,是我们的荣耀。

将时间轴拨回到这一天,你的征程,刚刚开启。无尽的荣耀,在未来等候。

此生无悔入荣耀。此生无悔,遇见这样的你。

一个梦想能支撑多久?

“十年?”

“不,
“至少,再乘个十吧。”


五月的花开得绚烂,庆祝这这个耀眼的男人。

叶修,生日快乐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终于在这天憋完了……

Lo主语文物理老师教的。

什么技能点都没有只能尝试写点东西,一个语文不及格的人要写点什么真心不容易【揩泪】,字句各种别扭见谅见谅。

最后,叶神生日快乐!你是我永远的男神(男票)!

【兵诞】Salvation 救赎(ABO) (1)

利利生快!爱你摸摸蛋!
没撸过几次文,自娱自乐,文笔渣剧情渣见谅见谅ww
会有ooc,剧情可能会天雷狗血避雷请注意
【有原创人物,原谅我是个弟控!



Chapter1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据说,人死后会踏入天堂。

少年深灰色的瞳孔中填充着肮脏潮湿的街道,昏暗的光线又被周围高大的身躯给遮挡住。拳脚雨点般砸在他瘦弱的身上,伴着阵阵亢骂和嘲讽的嬉笑声。

“还真是和他姐姐一个样啊,以为这是哪哈!”
“装什么清高!”
“呵,这可是地下街啊~”
……
“啧,虽然是beta但脸蛋还不错嘛~”吵闹中少年的脸被托起,伴随着猥琐的笑声。少年毫不犹豫地朝伸向他的手狠狠咬下,又啐了一口。,细长的双眼透着狠色。

“妈的!这个小崽子!”那人捂着发疼的虎口在少年的腹部狠狠地踹了一脚。
……
待这场殴打结束,光线终于挤进了那狭小的阴影里。少年双手抱着膝蜷在角落,手紧攥着棕黑色的背带裤,指尖用力得泛白。然而脸上却是与伤痕累累的身躯格格不入的平静,像是毫无痛觉的偶人。
血水合着污水顺着他黑色的头发滴落,溅在地上仿佛一朵朵狰狞的花。

“死后踏入天堂,那是地上的人。”



----------------

喧嚷的街道,飞驰的木轮磕碰着地面的响声,人们自觉避到两旁,将路让出来。整齐队列的中间是一辆金边黑色的战车,车上站着一位黑发男人,身材并不高大,眉宇间却是睥睨世间的孤高,让周围的人都不禁垂下头。

“是阿克曼家族!”
“又征战回来了呢,据说又是完胜。”
“利威尔先生不愧是最强的alpha!”
……
男人把身上暗绿的披风扯下,举起手臂,蓝白相间的自由之翼在空中肆意飞扬。猎猎风中回荡起士兵的呐喊,人们的高呼,一场凯旋的圣曲。
“利威尔万岁!!”
“阿克曼家族万岁!!”
“利威尔万岁!!”
……
“利威尔先生还是这么受欢迎啊。”佩特拉骑着马跟在一旁,橘色的短发随着起伏轻扫着脸颊。
马车四周是利威尔的小队,相对沉默的男人活跃了很多,奥路欧一路呲牙咧嘴的,被从后迎来的女人突然拍了下后背:“骑马就别说话了,再说舌头都要掉啦~”
“要你管……诶呦……”奥路欧看着女人踩着马背跳上了马车,嘟囔了一句结果又是满口的血。

韩吉灵活地落在马车上,热络地搂过男人的肩却被扼住手腕一拧,“唉疼疼疼,利威尔还是这么热情啊,啊啊疼!松手!”
利威尔甩开她的手腕,整个过程目不斜视,连个眼神都吝于给她。女人好像已经习惯了这种无视,自顾自地说了起来:“今天我又看见几个长相猎奇的哈哈哈!!还有……blabla……
“说到这,你的日子又快到了吧?”
说到这,她终于是引起了男人的注意。“嘿~有反应了?”
“拿来。”
“这么吃下去也抵不住了,你的抗药性太强。”
“拿来。”
“要不要试试我新研制……”
“你给不给?”
“别凶嘛~这药虽然不能抑制发情,但遮住气味还是不错的。”见利威尔没有应声,便把一个玻璃瓶子塞到他手里。
“抑制剂。”男人看都不看把瓶子扔在一旁。
“……利威尔,你的身体你也知道,真的不能……”
“与你无关!”
“与我无关?你以为我做这些只是为了好玩么?研制这个还不如研究变异的老鼠!”
韩吉很少生气,连严肃的时候都很少,而这次她少见地怒了。
利威尔没有做声,看着韩吉将扔在地上的药捡起重新放在他的手中,“利威尔,你的命不只是你的。”
说完跳下马车,一如往常一样散漫的步子去牵脱离队伍的马。
男人将小瓶子塞进口袋,继续朝前看。“……嘁”


------------------

夜色笼罩的阿克曼家族古堡,藏匿在月光无法触碰的黑暗中。

利威尔的房间总是简洁得过头,偌大房间除了中央的黑色大床,和角落的一架黑色三角钢琴,其余的家具少的可怜。
利威尔脱下军装,换上了一件黑色礼服,不高大但十分匀称的身材显得十分挺拔。白色领巾服贴地覆在胸前,扣到最顶的暗金纽扣更添一分禁欲的美感。
他从军装口袋掏出韩吉塞给他的瓶子,皱起眉头,谈崩了后这家伙连服用方法都没讲就走了。
暗叹了口气,胡乱倒了平时服用的量,就着水杯灌了下去。吃了总会保险点。将手枪别在腰间,整了整领口,走向楼下等候多时的马车。

ˉˉˉˉˉˉ
希望我赶上了!!!!

Nothing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.

【伞修】若是晴天

伞修( ̄▽ ̄)小段子
我真是作死=_=文渣有ooc慎重啊!

漆黑的狭小房间,噼里啪啦的键盘敲击声。叶修一人坐在烟雾缭绕的电脑前刷boss,耳机挂在脖子上,却不时地对着一侧的椅子说上几句。若是有人突然开门进来,着实会被吓到。
“刷得怎么样了?”空气中回荡着一个清朗的声音。
“有点悬。”叶修叼着一根烟,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脑屏幕。
“不是大神么?还紧张成这样,老啦哈哈!”苏沐秋轻笑道。
“是啊,老了。”眼看君莫笑被一帮人逼到了墙角,索性停了手,在职业群里飞快地敲了一句“要不要脸啊!你们的职业素质呢!”
“对你需要职业素质?”
“终于死了普天同庆!!!”
“呵呵”
接下来是轮番的轰炸,叶修直接把回复的一个个踢出群眼都不眨一下。
群里顿时清静了许多,叶修随后又慢慢地敲了一句:“行了多大仇。”
“你这人真是…节操在哪里…”
“少来这俩字你会写?”叶修瞥了旁边一眼,又拿出一根烟点上,切出游戏界面,点开装备编辑器,把千机伞放在上面摆弄。
“啊呀,都这么高啦?”
“你以为,为这个我不知道费了多大劲。”叶修用一种把孩子拉扯大不容易的语气抱怨道。
“呵呵,今年你来看我时都没说什么…好不容易来看我…”
“大老爷们的说什么呢,你不现在还在还在讲么?”
“不一样!那我走了,明年再和我说。”
“别啊,好不容易来一趟……”叶修别过头别扭了一句。
“你也知道啊。”见叶修这样苏沐秋笑了起来。
关了电脑,叶修躺在一旁的床上。
“多少年了,都快忘了你长什么样了。来给爷瞧瞧~”叶修说完朝边上望了望。
“我不该深深地刻在你的脑海里么?”
“久了也会糊掉的啊。”
“想我了?”苏沐秋调侃了一句。
等了许久也没听见个声。
“就睡了?”苏沐秋没趣了,“兴欣要赢哦,别给我丢脸啊~”
许久,才听见床上那人轻轻“嗯”了一声,也不知是回了哪一句。

叶修醒来已是日上三竿了,洗漱完打开房门走了出去,在门前又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屋里,“又走了啊……”
陈果恰巧路过看见叶修一人惆怅地自言自语,正奇怪着,“刚起来就这么忧伤,不会是因为昨晚没抢到boss吧?”
“忧伤啊,老板最近眼神不好。”叶修又恢复到平日一副欠扁的模样。
陈果又气急了,她就不该多管闲事担心这人的。

正午的阳光撒在训练室的窗台上,又是一个盛夏的晴天。叶修曾经听人说过一句话,你若安好,便是晴天。说实话知道这句话时他也没多留意,而记住它,是在那人走后。每每艳阳高照时,时常会对着天空发会儿呆。

又是一个晴天,你,还好么?



BY缄默( ̄▽ ̄)